咕咕咕顾

这里顾离
关键词:
我是大哥大/凹凸世界/魔道祖师/忘羡/澄羡/all羡/伊三/瑞金/all金/雷安/安雷

「伊三」26字母小段子(下)

我来更新省下的了!


现在是由P——Z


CP:伊藤真司X三桥贵志

————————————————————————————

Power——力量


论三桥贵志打架的力量,那可是很强大的。


三桥贵志厉害在什么,在诡计多端的点子上。


他每一次都能想出诡计去捉弄对方而且还不带重复的。


但是这种狡猾的“力量”,在伊藤真司面前什么用处都没有。


为什么?


因为伊藤真司靠实♂力啊。


Question——问题


伊藤真司还清楚记得三桥贵志问的问题。


“人为什么,会喜欢上另外一个人呢?”


那时候伊藤真司沉默了好久,因为那时候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三桥贵志。


爱着一个每天都在自己身边的人,但是又不能开口告诉他自己的心意有多痛苦。


但是现在三桥贵志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因为他找到伊藤真司了。


Reset——重设


三桥贵志在思考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假如这个世界重新设定一次。


他还会转到软叶高中吗?


他还会在去理发店的路上遇到普通的伊藤吗?


他还会把自己的黑发染成夺目的金发吗?


他还会当个不良少年吗?


伊藤真司还是他的搭档吗?


伊藤真司会跟京子幸幸福福的过一辈子吗?


伊藤真司会发现自己爱着的不是京子...而是自己吗?


这个世界有着太多不确定的因素。


但是三桥贵志想,如果世界真的重设了。


他一定、一定要找到伊藤真司。


Skin——肌肤


三桥贵志的肌肤好的不像个不良少年。


每一次打完架,伤口结痂好了之后,都不会留下伤疤,而且皮肤还滑嫩嫩的。


是连理子都羡慕的皮肤。


Time——时间


时光飞快,三桥贵志的一头金毛已经掉色掉的差不多了。


伊藤真司也没有弄海胆头了,他把一头长发剪掉了。


他们不是什么有特异功能的人,他们只是称霸千叶一时的不良少年。


他们精力终究会完全消耗,他们也没有力气再去街道上被开久追着跑,他们总有一天会老去。


人总得经过生老病死。


他们现在只想每一天都手牵手,安详的度过这辈子。


Upset——难过


伊藤真司得知三桥贵志被黑道的人打进医院的时候是最难过的。


他怪责自己的无能为力,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小仓鼠,心里难过的要命。


Voice——声音


有很多人赞美伊藤真司的声音。


他们说伊藤真司的低音炮真的很好听。


第二天就发现伊藤真司不说话了。


因为自家的小仓鼠气噗噗了。


Want——想要


三桥贵志想要去伊藤真司家很久了。


毕竟他还没见过有钱人的家是什么样的。


可惜三桥贵志不知道,他踏进了伊藤真司的捕鼠夹了。


Xmas——圣诞节


这是伊藤真司和三桥贵志在一起之后过的第一个圣诞节。


因为怕冷的关系,捂得严严实实的伊藤真司看着只穿了松垮垮的毛衣的三桥贵志。


「三桥,你不冷吗?」


「没没没有啦——我我我还会冷?」


三桥贵志搓了搓冻得僵硬的手指,却发现伊藤真司脱下他的手套套在自己的手上。


「别让我担心了啊,你都这么大了,以后没了我你怕不是要死啊...」


伊藤真司这个小海胆真好,三桥贵志想。


今晚该怎么吃仓鼠呢,伊藤真司想。


You——你


「呐呐伊藤,如果有一天出现了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什么都一样,名字也是,然后说要跟你交往的话,你会怎么样?」


三桥贵志很好奇的抛出了这个问题。


「不要。」


「你只能是你,你是独一无二的。」


「无论是谁也无法替代。」


「懂了吗?贵 志?」


Zebra——斑马


三桥贵志一直觉得斑马这种动物很帅气。


因为可以混淆敌人的视线。


有一天他画了个斑马给伊藤真司看。


「呐呐伊藤君——看我画的!」


三桥贵志开开心心的等着伊藤真司夸他画的好看。


「...驴?」


「斑马啊混蛋!!!!」


「伊三」26字母小段子(上)

含有伊京的部分 一丢丢 真的只是一丢丢

目前只有A——O,其他下次再写

注意CP向 是伊藤真司X三桥贵志

不是三伊!!!!!

——————————————————————————

Again——再一次

「伊藤君,下一辈子,我想要再一次为你而心动。」

三桥贵志很认真的跟快搂死他的伊藤真司说。

Body——身体

三桥贵志的身体柔软度很高。

这是被三桥贵志揍了几拳的伊藤真司说的。

Compromise——妥协

「三桥让开,开久这些混账东西让我来!」

「好呀,伊 藤 君——」

三桥贵志拿起他装了铁皮的书包,把本來就被揍的摇摇晃晃的伊藤真司打晕了。

「三桥大人我怎么可能妥协呢——?」

上一秒还在嬉皮笑脸做着邪恶表情的三桥,下一秒满脸阴霾。

「对吧?伤了伊藤的开久混账们?」

Dream——梦境

伊藤真司满脸鲜血地躺在开久学校的操场正中心不动了。

三桥贵志在伊藤真司身边忍不住放声大哭。

梦醒了。

伊藤真司安抚着在他怀里哭成泪人的小仓鼠。

Empty——空缺

伊藤真司作为大少爷的日子很舒适,但是他厌倦了,金钱也没办法满足他心里的空缺。

直到他看到一头金发的三桥贵志。

Fault——过错

三桥贵志有太多过错。

打架总是让人挡在前面,自己惹的事却要别人一起承担。

不过伊藤真司就喜欢三桥贵志的过错。

Gift——礼物

伊藤真司看着佐川搬来沉重的礼物箱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

他打开盖子,看到里面带着黑色假发和猫耳的三桥贵志。

「生日快乐——伊藤君喵☆」

二话不说把三桥贵志教♂训了一顿。

Hurt——疼痛

对于三桥贵志来说,打架很疼,无论跟哪一个打架都是。

再疼也不过于看到伊藤真司牵着京子的手。

Idea——点子

三桥贵志总有很多别人都想不到的卑鄙点子。

相良猛认为他的点子已经很卑鄙了,但是遇见三桥贵志以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哪有人会从窗户那边跳下来踩着别人的啊?!

这个点子过分卑鄙了!

Juice——果汁

三桥贵志很喜欢喝橘子汁。

伊藤真司得知自己的小仓鼠喜欢喝橘子汁后,每一天都给三桥贵志带一瓶他亲手榨的橘子汁。

代价是——让充满橘子味的小仓鼠亲亲他。

Kiss——亲吻

伊藤真司和三桥贵志的每一次亲吻都是轻轻的。

只限于覆盖在嘴唇上的那种。

有一次三桥贵志喝醉了,他拉着还清醒的伊藤真司来了个法式热吻。

之后的每一次亲吻都是法式热吻了。

More——更多

大好年纪的男孩子对于性事很容易上瘾,毕竟精力旺盛。

伊藤真司和三桥贵志也不例外。

有一次三桥贵志在伊藤真司家,趁着伊藤真司去洗澡的时候,闻着伊藤真司刚刚换下来的长袍,手上的动作不曾停下。

「嗯...还、还不够啊混蛋...」

伊藤真司洗完澡出来看着自己的小仓鼠在那边满脸潮红,他走过去在三桥贵志耳边轻轻吹起。

「那就让我来给你更多。」

Near——接近

伊藤真司和三桥贵志无聊的在路上走着。

三桥贵志踢了一下路边的小石子,转过头就看到放大好几倍的伊藤真司。

「呜哇啊,突然靠这么近是要干什么啊混...」

伊藤真司吻住了三桥贵志还在说话的嘴巴。

「我想要接近你更多。」

Only——唯一

三桥贵志看着伊藤真司鞋柜里满满的情书很是不高兴。

他决定恶搞一下属于自己的海胆。

「伊藤哥,今天三桥哥没来上学欸?」

佐川一脸担心的跑去跟伊藤真司说。

「三桥哥好像发高烧了,今天听椋木老师说的。」

一早上都在心不在焉的伊藤真司听到三桥贵志发烧后,他拿起书包就离开了课室。

「伊藤同学是不是食欲不振啊,要赶紧去医院看啊——」

伊藤真司赶到三桥贵志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骗了。

「三桥,这样好玩吗?」

「——你是我的唯一,只能是我的唯一,我不允许一年级生看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