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顾

这里顾离
关键词:
我是大哥大/凹凸世界/魔道祖师/忘羡/澄羡/all羡/伊三/瑞金/all金/雷安/安雷

「伊三」Bad Dream.

*我又咕一个月了对不起


*1k短打,渣文笔注意


*换了手机以后会勤奋一点的


*伊三,一方梦境里死亡


*HE


——————————————————————————————————————————


一夜无眠。


三桥做了一个让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梦。


三桥像往常一样回到了学校,拉开教室门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以往热闹的班里现在却一片死寂,三桥没办法适应这种寂静,环顾了下班里却没发现自己的搭档伊藤,三桥开口打破了此刻的宁静。


“伊藤他人呢?”


伊藤这个名字似乎对于班里其他同学是一个很大的刺激,三桥只听到一阵阵的吸气声,渐渐的还伴随一些女同学的抽泣声,三桥等了很久才等到一句类似疑问的回复。


“伊藤哥他自己一个去开久两天了也没有消息,他那么强不会出事的对吧...?”


三桥第一个反应是——出事了。


伊藤这个白痴什么有关于打架的事情都往心里搁,上次跟开久的人打架也是,好端端的早上离开了学校下午就满手缠着绷带慢悠悠的走回学校,重点是三桥对这件事情事先真的一点也不知道,三桥还是伊藤打完架走回学校被他碰见了才知道伊藤去找开久打架了。


三桥抓起书包离开学校往开久高中的方向跑,一路上遇到了京子今井和谷川也没空去搭理,一直紧抓着书包跑到开久高中的门口才停下,开久高中的门口缠着一圈圈的铁链,日久失修已经生锈的铁门上有数不尽的血手印和飞溅上去的血迹,三桥做了个深呼吸,把书包丢在门口就从铁链下钻进了开久。


开久这个地方三桥也没有来过很多遍,三桥溜到了开久的操场后挠了挠头,却发现操场的正中央躺着一个他异常熟悉的身影。


黑色长袍上有一滩滩已经干透的血迹,长袍的主人脸上有大大小小的伤痕,三桥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双手紧紧抓住人的衣领怒吼。


“伊藤!!给我醒过来!!”


伊藤似乎是已经死透了一样,除了人本能的呼吸以外没有其他反应,脸庞和嘴唇也毫无血色,三桥看着这个模样的伊藤心疼至极,再怎么说伊藤可是他的搭档啊。


不过三桥更希望成为恋人。


三桥揪着伊藤衣领的手慢慢松开,让伊藤慢慢的躺回开久高中的操场正中央,三桥跪坐在伊藤旁边,眼眶中的泪水控制不住的往下掉,掉落在了枯干的操场,掉落在了伊藤的脸上,三桥胡乱的用袖子擦了擦后趴在伊藤身上自言自语。


“不可饶恕...开久那群混账啊!!!!”


“我一定要把他们全部杀掉...。”


“伊藤酱、你醒过来看看老子一眼好不好。”


“凭什么你让老子这么迷啊...。”


“你倒是给我醒过来啊!!!”


被泪水朦胧了的眼眶看到了停在眼前的一对皮鞋,三桥缓缓抬头发现相良正一脸得逞的样子看着自己,相良手里还拿着一把小刀在把玩,三桥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怒吼着往相良身上扑,却在相良准备把小刀捅进他脖子的那一瞬间醒了。


三桥抹了把满头大汗,洗漱更衣,还没吃早餐就拿起书包跑回学校。


“不要是真的、拜托。”


回到教室看到了在桌子上打瞌睡的搭档,三桥心里吊着的那一块巨石落下了。


“伊藤酱——!”


像以往一样甜甜的喊着自己搭档的名字,再从伊藤背后搂过去。


“怎么了三桥?”


伊藤回过头看向在自己后背的三桥,看到三桥泛红的眼眶却吓了一大跳。


“你怎么了?!”


三桥凑到伊藤耳边轻声说了句话。


“伊藤酱、我喜欢你哟。”


“和我交往吧。”


染了些哭腔的低语让伊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伊藤转身面对着三桥双手搭在三桥的肩膀上,趁着班里其他人不注意时轻轻在三桥脸上落下一个爱的啾啾。


“我也喜欢你。”


世界上最好的事情莫过于你悄悄喜欢的那人,碰巧的也在悄悄喜欢你。







相良:?我他妈为什么是坏人。


「伊三」没有人可以

对不起 我咕咕咕好久了(


注意事项:

*伊三CP向 伊藤单箭头三桥

*短打无脑1k


祝您看的愉快


————————————————————————————————

众所周知,千叶软叶高中的两大巨头之一伊藤真司,是一个很能容忍的真男人。


伊藤能容忍的事情有很多,包括三桥在打架快输的时候突然开溜留下一个烂摊子给他收拾,三桥突然之间暴脾气的给他一拳,今井和谷川不要命又很欠揍的语言挑衅,不长眼的小混混无缘无故的打架等等,这些伊藤都能容忍。


这是伊藤心里的原则。


可见软高的伊藤容忍力有多强大,几乎可以说是毫无底线的容忍。


自己做的便当被三桥这个故意不带便当的卑鄙小人吃掉,出面帮三桥摆平各种事情,打架的时候自己满头鲜血,手上还是一道道的伤痕,三桥却丢下自己跑掉,自己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搞定了对面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事后还要被三桥笑着说自己是打不死的千叶第二强,这些伊藤都不介意。


因为,他是三桥啊。


如果换作是别的人打架丢下他自己不管,伊藤很有可能会找他狠狠地算一笔账。


但是,那个人是三桥啊。


就是那个人称“金发恶魔”,一直在他身边,自称“日本最强”的不良少年搭档,三桥贵志。


一头标志性的金色卷发,满肚子都是想着怎么祸害别人的诡计,坏点子比开久的相良都还要多,论卑鄙,三桥是最卑鄙的那个。


伊藤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乱动的心,喜欢了这个三桥。


因为三桥,他什么都可以忍。


因为三桥,他可以容纳三桥以外的人。


因为三桥,他可以容忍几乎一切的事物。


就算是伊藤,也会有一条谁也不能够踩的底线。


谁踩了谁死,三桥另外。


因为这条底线是为三桥量身定制的。


——「如果有人伤了三桥,我将失去平常的理智。」


没有人知道这条底线的存在,伊藤一直都把这条底线很好的藏在心中。


打架时伊藤会有意无意的护在三桥前面,尽可能的让三桥不会受伤,那这条底线也不会被触犯,虽然伊藤心知三桥不可能会受伤。


但是人生总会有可能的,三桥受伤了。


伊藤在学校看到难得迟到的三桥首先是惊讶,再仔细看了看三桥脸上大大小小的胶布,手指关节上缠了一圈绷带,伊藤就知道他再也没办法像以往那样了。


伊藤没办法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索性就放弃了露出表情,平常以温柔待人出名的伊藤现在却黑着一张脸,让许多人都吓一大跳。


从佐川口中得知昨天打伤三桥的人是稍有名气的小混混后,伊藤一言不发的拿起了书包离开了学校,找人算账去了。


“就是你吧,打伤三桥的废物。”


句子里坚定毫无疑问的语气,眼神逐渐凶狠,大老远都能感受到的一股杀气,小混混的本能告诉他,面前这个发型独特的人并不好惹。


丧失了理智的伊藤似乎是感觉不到疼痛,挨了好几下揍速度和力量也毫无减弱,每一拳都打在小混混的脸上,直到小混混的脸看不出一块完整的地方后伊藤才停了一会儿。


“白痴,这点程度也接受不了。”


伊藤一拳走在小混混的胸口上,掌握好力度并不会让人致命,小混混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只吐出了一口鲜血。


“乱打人很好玩吗,有代价的。”


伊藤眯了眯眼,把手上的血在小混混的衣服上擦了擦后离去。


——我可以为了你去接纳、容忍全世界,但是全世界没有一个人可以伤你。


「伊三」被抛弃过后的不信任

注意事项——

*伊三向

*三桥是猫妖(你

*1.7k短打,谜一样的文笔和大纲

电脑版点这里♪

https://shimo.im/docs/qJtCC27Eew4Y3Fbn/

手机版走评论!

「伊三」花吐症

注意事项


*超级不明显的双向暗恋

*伊京成分有一点

*3k短打

*垃圾文笔


电脑版点这里

https://shimo.im/docs/Fbe23yV9VpIlAUUH/


手机版走评论!


「伊三」论变强

注意事项:


*乱七八糟的文笔,比以前更糟糕

*超级短打,只有1900字

*文笔胡乱不清

*伊三向 年下

*别人的脑洞就要由我来破坏(你


电脑版走以下链接


https://shimo.im/docs/J9cTAEqYbKgR9pVe/


手机版走评论


「伊三」520

注意事项

*伊三向

*一时脑抽产出来的520贺文

*极度ooc注意


——————————————————————


今天是五月二十号,貌似挺平淡的一个日子,却被三桥一大早的怒吼声打破。


“爱心便当怎么那么难做啊!!麻烦死了不干了!!”


今天是520,对于三桥来说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他一直记在心里。


今天就是跟那只海胆交往一周年了啊...时间过得好快。


去年的今天,那只海胆把自己拉上天台,别别扭扭的说了好久也没说明白,最后还是自己凑过去亲了亲嘴角以示心意。


然后就在一起了啊...从千叶最强搭档突然变成情侣。


三桥看着便当盒中间,用番茄酱挤出来歪歪扭扭的爱心有点不知所措。


他不是没有试过去补救,他拿起番茄酱在少一点的那边用力一挤——


“老妈帮我看看,爱心是不是——”


“歪了。”


又歪了。


重复了好几次这样的动作,三桥把充满番茄酱的便当盒拿去洗,顺便回忆了下伊藤以前教他做便当的时候。


三桥重新煎过了一份伊藤爱吃的玉子烧,他自己试味道的时候总觉得不太够,就剪了点有盐海苔去拯救一下味道,他把番茄酱换了一个比较细的花嘴,小心翼翼的写下几个字,还在字的最后画了颗小爱心。


——「不吃完揍你喔♡」


三桥满意的看了看歪的不成样子的字,盖上便当盒子,拿起黑色的布把便当包好后,把便当放进书包里就换衣服准备出门上学了。


——


伊藤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便当盒有点不知所措。


他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要送三桥什么,送巧克力好像又很老套,送饰品肯定会被嫌弃吧,然后他就决定给三桥做一份爱心便当了。


伊藤随意的做了几个小饭团,仔细的用海苔把饭包起来,把煎好的小香肠划了几道刻痕,将装饰用的生菜放在小香肠旁边,伊藤看了看便当盒就把他盖起来了。


不知道他看到的时候会怎么想呢。


伊藤拿起布仔细的把便当包好,还恶趣味的打了个蝴蝶结,放进书包就出门了。


“海胆会给三桥大人准备什么呢?”


“不知道那家伙会弄什么啊...。”


——


“伊藤——”


三桥拿着他亲手做的便当,高高兴兴的跑到伊藤的座位旁边。


“呐!怀着感激我的心情吃掉吧!我可是特地早起弄的啊!!!”


伊藤接过三桥手中的便当放在桌子上,从自己的书包里也拿出自己的便当递给三桥。


“给你做的。”


“你这家伙抄袭我的心意?!”


三桥满脸的不可置信,他拿着伊藤给的便当有点僵硬。


“不许上课吃,给我好好留在午饭时间吃。”


收到了伊藤的叮嘱后更是僵硬。


“好啦好啦知道了啦——烦死了!!!”


——


伊藤看着三桥做的便当笑了笑,果然是一个爱逞强的小仓鼠啊。


他夹起一块玉子烧放入嘴里,细细品尝着它的味道。


玉子烧外表煎的有些焦,但是毫不影响味道,虽然说味道有些淡,但是有盐海苔的味道给玉子烧添加了别的风味。


不能说是奇怪,但是这是自己的小男友亲手做的。


用伊藤的发尖想想就知道,三桥今天早上起来做便当的时候场面到底有多混乱。


——


“什么嘛,居然没有海胆。”


三桥打开盖子,发现里面是精致的便当后心里暗暗地开心,嘴上却不禁吐槽。


“做便当都那么正经。”


三桥用筷子夹起一颗小香肠塞进嘴里品尝,煎的恰到好处的小香肠很是美味,咬了一口小饭团后三桥在心底里称赞了一下自己部下的手艺。


真的超好吃啊——


——他有给京子做过吗?


嘴里还吃着小饭团的三桥突然就吃不下了。


如果他给京子做的也是这样的话,那独一无二在哪儿?!


三桥把嘴里的小饭团咽下去后,把便当的盖子盖上,托着腮开始思考。


如果伊藤也给京子做过的话...那他吃进去的意义就不存在了啊...。


他可是第一次给别人做便当,他也希望伊藤是第一次给别人做。


那怎么办呢...不吃也不是,吃了心里又闷的不行。


伊藤发现了三桥托着腮沉思,离开座位拍了拍三桥桌子。


“...是便当不好吃吗?”


伊藤这么一句话把三桥吓得不行。


“什么不好吃啊!!你之前是不是也给京子做过啊!!”


伊藤听到三桥的发言有些愣。


“什么啊?这是我的第一次啊。”


伊藤不太好意思的挠了挠充满发胶的头发。


“我也是第一次啊混账!!”


三桥直接涨红了脸,别过头不去看伊藤。


刚进教室的佐川听到软高最强这样的对话站在原地不动了。


“伊藤哥...三桥哥...你们两个...”


“闭嘴。” “闭嘴啦佐川!!这事轮不着你管啊啊啊!!!”


佐川很识趣的闭上了嘴巴,他可不想被三桥揍到怀疑人生。


结果第二天这件事就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传起,所有软高高中的学生都知道了一件事。


软高两大巨头,不知道什么什么第一次了,他们两个的反应更是让人容易想入非非。


————————————————————————————————————


三桥:啊啊啊是哪个小王八蛋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伊藤:安静闭嘴活着不好吗各位。


「伊三」玫瑰勒杀 【3】 (r18)

注意事项


*伊三CP向,掺杂一点点佐三

*文笔极烂,都是一些自我娱乐的产物

*成人向描述有

*没有问题的话请继续观看


——————————————————————————

三桥被银龙会暴揍然后被一个陌生人送去医院的事情在软高炸开了,许多一年级生在走廊上低声吐槽三桥被人打进医院很没面子,却被佐川听见了。


“你们这群混账东西,换你们去面对人多势众,有枪的黑社会,你不进医院?就不能用你们那只为自己着想的猪脑子想想?”自从遇见三桥后的佐川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大声去骂人了。


佐川这次的确是气的不行,他一直偷偷爱慕的三桥敌不过银龙会还要被学校不知情的一年级生取笑,佐川可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正打算用拳头跟他们理论的时候却被赶来的理子阻止了。


“别打架,三酱在医院听到会笑你的,因为一年级生而打架多没面子呀。”理子稳定下佐川的情绪后继续跟他说。


“放学后一起去买点东西探望三酱吧。”


——


伊藤醒来后做了简单的洗漱,把蓝色运动服换成一身简约的日常服后出门去医院找三桥了。


他家距离医院是很远,走大概五分钟路程就到了,但是因为伊藤心念念着三桥,把五分钟的路程缩短到了三分钟就到达了医院。


“不好意思,请问三桥贵志的病房可以换成单人间吗。”伊藤跟护士说话的时候完全没有一点疑问,这一句陈述句让护士打从心里的有些害怕。


“可以是可以的,不过得加上更多的费用,请问先生您是...?”


“伊藤真司,费用我给就行,前几天送三桥贵志来医院的。”


伊藤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说三桥的名字的时候语气不知觉地温柔了许多,似乎在说一些甜言蜜语才会有的语气。


三桥很莫名其妙的就换成了单人间。


“?喂喂喂,我可没有钱。”三桥看了眼在他旁边写写画画的护士提醒道。


“已经有位先生替您付了费用了。”


是勒杀者吗?好像是叫...伊藤?等等为什么第一个想到的是他的混蛋!!


三桥突然晃了晃脑袋,在一旁的护士确认过他一切正常后就离开了病房让三桥好好休息。


“这什么该死的东西啊...好烦躁。”三桥用左手挠了挠卷毛后本打算睡觉的,却被推门进来的人吓到了。


“伊藤?”三桥惊讶道。


“嗯。”


伊藤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看着三桥惊讶的神情嘴角有些上扬,不过一想到昨晚那件事,伊藤的脸就控制不住的升温。


“呐呐,为什么要帮我呢?”


三桥抛出这个问题之后就有点小后悔了,他听到伊藤的回复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因为我想保护你。”


伊藤居然还能面不改色的看着三桥,三桥不太好意思继续盯着伊藤看,索性就用被子把自己埋起来,而且他的脸滚烫的不行,心跳也突然之间加快许多,他不是说不喜欢伊藤,而且第一次见面也觉得伊藤完全就是他理想中的模样,但是突如其来类似告白的句子让他很是慌张。


“...为什么要面不改色的说出这么可怕的话!我跟你都是男的诶!”三桥因为头埋在被子里而发出的声音闷闷的。


“没有为什么。”


伊藤笑了笑后交代三桥出院后的注意事项,准备走的时候三桥却拉住了他的衣角。


“就不怕我出院了乱跑吗?”三桥心里似乎打着什么小算盘。


“让我住你家,你要照顾我直到我完全康复,父母那边我会解释的。”三桥露出了标志性的坏笑,满嘴的鲨鱼牙在伊藤眼里都是可爱。


“好啊。”


——


待三桥出院后,伊藤先是拎着三桥去他家跟他父母解释了一遍,然后再把三桥拎回自己家。


伊藤外表看上去好像不怎么在意似的,但是内心却无法停止心脏剧烈的跳动,自己的幻想对象现在就站在自己旁边,他还一脸无辜样,要抑制自己把人办了的冲动伊藤花了不少力气。


冷静下来伊藤。


——


“伊藤——你家好大啊,果然是个有钱人!”


三桥看着许多他以前没有看过的家具有些惊叹,伊藤每天一个人面对这么多家具就不寂寞的吗?


等等,他为什么要想这些啊!


“先洗澡,你自己能行吗。”伊藤的声音把三桥从思考里拉了出来。


“当然可以,你先去洗吧。”


——


伊藤去洗澡了,他换下来的衣服被三桥抱在怀里使劲嗅,虽然他们还没确定恋人关系,三桥明确的知道伊藤是喜欢自己的,但是伊藤好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呢。


伊藤的衣物上有淡淡的洗衣粉味,是三桥喜欢的那个牌子的洗衣粉,他把伊藤脱下来的外套盖在自己身上,怀里抱着伊藤的毛衣,闻着这股让他感觉到安心的味道陷入了沉睡。


伊藤洗完澡出来看到睡着的三桥叹了口气,他拿毛巾把自己长发上的水珠吸干后伸手去拿走三桥身上的外套,却发现三桥紧紧拽着他的外套不松手,伊藤只好把三桥打横抱起放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


看着三桥平日里嚣张到不行,但睡觉却乖巧无比的睡颜,伊藤心里又开始烦躁了,他脑海里不禁联想到三桥在他身下承欢,因为打架而磨出一层薄茧的手环上伊藤的脖子,手感丰满的翘臀因为动作而不断泛起一层又一层的肉浪,满口尖牙的嘴巴发出迷人的吟声,又或者他承受不住这般刺激而咬住伊藤的肩膀泄气,伊藤想想就觉得很是刺激。


还不是时候,还不知道三桥怎么看待自己。


陷入沉睡三桥做梦了,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奇怪到他无地自容。


梦境见评论。


————————————tbc.————————————


「伊三」玫瑰勒杀 【2】(r18)

上一篇在合集里

注意事项

是伊三不是三伊

成人向成分有一丟丟,请注意观看

拒绝ky❌

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看

—————————————————

这位每天晚上都在故意碰撞三桥的勒杀者今天很意外的没有出现了。

“混账...金毛到底有什么好...心跳不止是什么玩意!”

勒杀者窝在家里烦躁的抓了抓他一头长发,有些苍白的皮肤隐藏不住因丝丝思念而产生的脸红,他暗自下定决心明天晚上就去干掉那个让他心烦意乱的臭金毛三桥。

三桥却因为今天晚上勒杀者没有出现而感到有点闷,毕竟用语言去欺负这个不太会语言欺压的杀人狂魔可以说是一件让三桥很开心的事。

一个比你强不知道多少倍的人,却因为你的言语而感到烦躁,但是好像又舍不得宰了你,忍着这种被他弱不知多少的人在语言上进行欺负,三桥想想就觉得乐的要死。

三桥双手插裤袋,手肘夹着书包,在路上走着走着却遇到一大群仇人 银龙会。

“好久不见了,三桥同学。”

——

勒杀者去找烦人的三桥了。

但是勒杀者这次找到的不是以往那样,见到他忍不住恐惧发抖的,喜欢语言欺负他的三桥贵志。

而是在小巷里,被银龙会摁在地上暴揍的奄奄一息,被揍的满脸鲜血,左手手臂被少当家踩成骨折,还被少当家踏着的三桥贵志。

勒杀者心都凉了一大半了,他自己都舍不得划一刀的东西就这么栽在银龙会手上了?

他还没跟三桥算账,自从见面以后每天都在他心里捣乱,满脑子再也不是去找“雕刻品”,而全部都是这个该死的金毛。

他拿着笔写勒杀计划的时候会不留神的写下三桥的名字,想到那个金发小恶魔出现在他面前就心跳不止,思绪混乱,脑子里开始幻想他跟三桥日后的生活,甚至到养老安息。

勒杀者看着人多势众的银龙会开始衡量他的胜算,拼了死的几率35%,但是不拼的话三桥就真的会死。

三桥也许是因为银龙会人太多而无法反抗,毕竟软高最强也只是一个卑鄙至极的高中生,敌不过藏有不知名武器的黑社会。

勒杀者带上橡胶手套,拿出一直藏在裤兜的美工刀,毫无声音的靠近银龙会并且一锅端了。

“...是驻地警察不管用了还是你们长翅膀了。”

勒杀者看着唯一一个还没倒下但是脚步开始摇晃的少当家感叹了一下。

不愧是银龙会的少当家啊,自己都有点认真了还没倒下,其他倒下的杂碎还不会死,只不过短期昏迷罢了。

勒杀者依旧拿着他的美工刀。

“做好觉悟了吗?伤了不该伤的东西。”

少当家实实在在的挨了他一拳,顺着倒下了。

勒杀者确定少当家陷入昏迷的时候开始收拾这个灾难现场,他得清理血迹而且还要摆好众人昏倒的姿势,然后要赶紧把三桥送去医院。

“记住了,老子叫伊藤真司。”伊藤抱起昏迷的三桥就跑去医院了。

“疼...好疼...。”伊藤怀里的三桥似乎是牵扯到伤口而控制不住的扭了扭身子。

“乖...撑一会儿,一会儿就不疼了。”伊藤用着哄小孩的语气去哄着他怀里的这位小恶魔,看向三桥的眼里是他自己也没注意的温柔和心疼,随之也加快了往医院的脚步。

一定要把银龙会这群混账宰了。

——

帮三桥办好住院手续以及交了医疗费用后伊藤就走回家了。

他现在满身血的样子要给谁看?三桥吗?

进医院的时候就已经被护士问候过了,随便编了个理由搪塞过去,看护士也没有怀疑的意思自己才放下心去给三桥办手续。

三桥幸好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右手手臂骨折,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淤青和伤口。

伊藤走在路上气的不行,他气不是在三桥被银龙会盯上,而是他自己没有能力去护好三桥。

想了想伊藤又觉得不对,他为什么要这么气?

...喜欢三桥?

伊藤甩了甩头,把这个似乎对的理由甩出脑袋,但是越甩脑袋三桥的脸也不断浮现在眼前,他烦躁的抓了把头发又松手,直接跑回家了。

今天也是因为该死的臭金毛而心烦意乱的一天。

https://shimo.im/docs/9VPNOR75RZEhOcIf/

伊藤入睡之前想,明天去医院给三桥换一个单人病房吧。

「伊三」玫瑰勒杀 【1】

其实标题没什么用emmmm

这只是一个我睡觉梦到的梗

可能会写好几次吧

以伊藤是连环杀人犯为前提

三桥跟原作没有任何改动

——————————————————————————

千叶最近很不安宁,突然爆发出的连环杀人犯让所有的千叶居民很是害怕。

一个晚上连续残杀三四人的恐怖杀人犯,发现尸体的地方基本上都在千叶商业街的小巷里,现场被收拾的极其干净,指纹、鞋印、凶器一样都没找到,找到的只有被摆成安详姿势的尸体。

每一具的尸体都很奇特,脖子上有一根红绳,身上有大大小小的刀伤,背部还被杀人犯用美工刀刻上了大大小小的玫瑰花,因此这位杀人犯被警方成为“玫瑰勒杀者。”

这位“玫瑰勒杀者”杀人动机不明,但是杀的都是附近作恶多端的不良少年和银龙会的小杂碎,警方看“玫瑰勒杀者”也没有对居民有多大损害,就只是在每一家学校和银龙会安排驻地警察。

自称千叶最好青年的软高头头三桥,大晚上的落单了,就只是因为佐川和他的小弟害怕这位“玫瑰勒杀者”,怕自己下一秒就成了勒杀者的目标,成了勒杀者最美的雕刻品。

三桥一边埋怨佐川和其他小弟胆子小,一边把路边的小石子踢得老远,小石子滚着滚着,滚到一个黑影脚边停下了。

由于他是一个有实体的黑影,怕鬼的三桥握了握拳,抓紧了他的保命书包。

“什什什什么人,老子才不怕你。”

阴森白色的月光映射在黑影手上的小刀上,三桥因为光线不足而看不清黑影的样子,他只能断估黑影目测一米八,头发留到脖子那么长。

“...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声音低沉沙哑,黑影收起了小刀,掉头去寻找其他落单的不良少年。

三桥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正打算绕小路回家的时候,却发现小路里躺着一具已经被“雕刻”过的尸体,好奇心促使他研究研究这具尸体。

尸体穿着三桥不知道的校服,但看健壮的体格也应该算是个学校头目,死者以极安详的姿势躺在地上,感觉就像是沉入了梦乡。

“可怕...怎么会有这种杀...?!”

一阵后怕涌入三桥的脑袋,他背后突然出现轻微的呼吸声让他心里慌得不行。

他是什么时候又出现在自己背后的?脚步声都没有一个?

用三桥自己的认知来说,他身后的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是银龙会的少当家和开久所有的人都比不上的。

因为内心恐惧而控制不住的发抖,三桥勉强镇定的转过头,与传说中的“玫瑰勒杀者”四目相对了。

“...不许说我可怕!而且不是让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吗!”

他拿出一把三桥没见过的小银刀,恶狠狠的插在三桥背后的水泥墙上,水泥墙似乎承受不住他施加的压力而不断掉下墙灰。

“明明就很可怕...是你绕回来的吧。”三桥还在不知死的顶嘴。

“玫瑰勒杀者”似乎被激怒了,换作平常的他肯定把别人大卸八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面对这个金毛就是下不去手,也不想看到别人伤害这个臭金毛。

“...再说我可怕就把你清理的干干净净,离我远点。”

“你也长得不赖嘛,比起我三桥来说还是差了那么一点。”三桥终于看清人的长相,过长的刘海挡住了部分的眼睛,后面的头发留到了脖子那么长,充满戾气的死鱼眼似乎更加凶狠,有些苍白的皮肤让整个人看上去很病态。

“...滚,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被三桥打乱计划的勒杀者心里很是烦躁,他的人生本应是毫无目标,继续以杀人、人体雕刻为兴趣,但是这个三桥只是跟他说了那么几句话,他感觉自己本来一片黑的前途突然多了几束金光。

人类总是贪婪的,当这位杀人魔触碰到他渴望的温暖时,他就要不惜一切手段去得到。

——tbc.——

「伊三」再一次

因为我太闲的关系 所以决定把之前26字母写的小段子全部写成加长版

有几率有几个字母是车车(

从A开始

——————————————————————————————

A——Again

三桥一直有个梦想,就是能为伊藤再一次的心动。

为什么现在完成不了?因为一直都在心动啊混蛋!!

他很想回到过去,回到一开始在理发店门前碰见普通伊藤的瞬间,重拾当初最真诚不变的那份心动。

有一次他单独跟开久新新新头目打完架后就累的不成样子,下午的课全部翘掉就回家休息了。

三桥在榻榻米醒来之后发现头上不是卷毛,而是贴服的顺毛之后他开始慌了。

他仔仔细细地把自己身上每个部位都检查了一遍,现在穿着的还是天蓝色运动服,头发还是乖巧的黑色顺毛,身上也没有大大小小的伤疤,除了一身酸痛以外,什么都跟当初那天没有区别。

「贵志,有空把你那头乱糟糟的黑发修一下,明天要上学了。」

忙着整理东西的妈妈刚说完三桥就跑去玄关拿钱了。

既然上天给了他三桥贵志一次重头来过的机会,那他当然得好好珍惜了。

三桥拿着钱在理发店门前看到了伊藤。

「啊啊——果然是很普通啊。」三桥不忘吐槽了几句。

他这次选择先等伊藤开门进去了自己再进去。

两个都理完发了,伊藤像是心里有事一样盯着一头金色卷毛的三桥看,看的三桥心里发慌。

我是暴露了什么吗——三桥想。

其实他不知道,伊藤碰巧的也跟他一起重头来过了。

他们两个都有之前的记忆,但是伊藤知道不能轻举妄动,毕竟都不知道三桥现在是认识自己的。

上学天三桥故意迟到了。

伊藤揪着三桥的领子,故意的学着当初三桥骂他的语气,一字不漏的给三桥重复了一遍。

「你这混蛋...给老子放手!」

三桥一下拍掉伊藤的手,把改良过后的书包一下拍在桌上,肆意的喊出了让所有人都不可思议,伊藤也感到震惊的话。

「老子是三桥贵志,旁边这个丑海胆是老子的搭档,伴侣,还是千叶最强,我还会打倒开久那群混账东西,谁敢惹我我就把你的手揍到骨折。」

伊藤看着三桥摇了摇头。

果然是傻傻的小仓鼠啊,事情都没开始就先预告给别人。

伊藤走上去拉住了三桥的手,掌心传来的温度让他们两个梦寐以求的心动突然就出现了。

心脏止不住的疯狂跳动,三桥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脸不断的升温。

「干...干什么啊混蛋!!」

「喜欢。」

————————————————————————

三桥:混账!!!这样子我要怎么在软高混!!

伊藤:有我呢。